【瞑目】叫哥哥(年下/PWP/一发完)

又名:恶趣味的产生契机和养成过程、论称呼在情事方面的重要性等

预警:

年下/PWP/OOC/私设

唉写不下去了,破罐子破摔,有BUG无视吧

————————

方木看着自己身上的秦明,喉结不安地动了几下。

屋内唯一的光源来自秦明身后算不得明亮的台灯,方木被秦明的影子完完全全地笼罩了,这使得他看不太清周围的环境,只能盯着秦明的眼睛,默不作声地和他对视。

秦明没有动作,也不开口,只安静地将双手撑在方木脑袋边上,目光在他的脸上一寸一寸地逡巡。

方木紧张到咽口水,他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正慢慢从秦明身上漫开,动物避害的本能驱使他进行躲避,然而带给他危险感觉的人就在他身上,轻而易举地禁锢了自己。

无处可逃。

方木心里不禁有些打鼓,他脑海里回忆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发现秦明的状态开始出现变化,大概,大概是在那件事以后。

 

今天秦明最近难得空闲,没有加班没有出现场,准点下班。他开车来到L市大学城,到了一栋教学楼前面,利落地停车锁车,快步上了楼。

他不常来这里,对楼层构造也并不熟悉,于是在三楼兜兜转转找了一遍,才终于找对了教室。

他进门时学生已经下课,教室里人都走完了,只剩授课老师还站在讲台上,整理手里的资料。

秦明站在门口,礼貌地轻轻敲了敲门,

“下午好,方木教授。”

方木从资料中抬起头,看向门口。

“秦明?你怎么来了。”

“今天有时间,来接你下课。惊喜吗?”秦明心情很好,还和方木开了个玩笑。

方木也很配合,他说:“挺惊喜的,毕竟秦大法医那么忙,世界和平需要你。”

秦明走进教室,捏捏方木的脸,接过他手里的包,边走边说:“今天晚上出去吃饭吧。”

方木和他并肩走着,答应了一句好。

他们下了楼,走去停车场的路上,方木又随口说起了别的事。

“今天上课有个学生问,哎。”

方木的声音突然断了,秦明看向他,又顺着他看的方向看去。

方木快步走向不远处的长椅,椅子上坐了个小孩,约摸才几岁大,哭的很厉害。

秦明也走上前去,发现小孩应该是摔了一跤,膝盖磕破了皮,大人没跟在身边。

方木轻声安慰着孩子,转身向秦明伸出手。

秦明随即明白了方木的意思,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医用酒精和棉签。

方木接过酒精和棉签,对小孩说:“我帮你消毒,会有点痛,你忍一下好不好?”

孩子把眼泪抹掉,重重地点了点头。

方木快速地给孩子伤口消了毒,随后站起身说:“真乖,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回家要告诉爸爸妈妈,伤口注意不要碰到水噢。”

孩子仰着头,稚嫩的童音清脆地响起:“谢谢大哥哥。”

方木笑了笑,又摸了摸孩子的头。

小孩偏了偏头,看向方木身后西装革履的秦明,小小的眉头有些苦恼地皱了起来。

他思考了一会儿,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对秦明说。

“也谢谢……叔叔?”

“噗。”

方木没忍住,笑了一声。

秦明的脸色瞬间晴转多云。

小孩看着秦明,往方木身后缩了缩。

“小孩子不懂事,你别生气啊……”方木笑得眉眼弯弯,他轻轻推着秦明,走向停车的位置,回头跟孩子挥了挥手。

秦明不说话,他找到车坐好,又俯身去给副驾的方木系安全带。

他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几下,秦明到底没忍住,转头看向方木。

“我已经到了被人喊叔叔的年纪吗?”

方木笑着摇头:“当然没有,你才28岁。只是你穿着西装,太严肃了,小孩子才会这样说。”

秦明无法反驳,不死心地戳了戳方木:“这就算了,他为什么会喊你‘哥哥’?”

方木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他总不能说自己年纪比秦明大,但脸看起来比秦明还年轻这种话吧,这不火上浇油吗?

“我也,不知道……唉你别想了,快走吧。”

秦明盯了假装四处看风景的方木好一会儿,才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眼下这情况,方木打量着秦明的脸色,试图从他波澜不惊的表情中挖掘出他的情绪。

他问:“秦明,你还在想下午那件事吗?”

被说中心事,秦明闻言挑了挑眉。

方木看着他,说:“你还生气?”

秦明摇了摇头:“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生气,我只不过是被提醒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秦明颇有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你这张脸太具有欺骗性,以至于我总是忘记,你比我还大八岁这件事。”

“……”怪我咯?方木撇撇嘴,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秦明接着说:“记得我刚到警队的时候,还以为你跟我一样是新来的。”

“后来你到警校教书,你跟我说,第一天去上课,学生都以为你是刚毕业的。”

方木眨巴了一下眼睛:“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辜啊。”

长得嫩也有错吗?

秦明低笑了一声,俯到方木耳边。

“所以,其实我也应该喊你一声。”

“方木哥哥?”


外链


秦明拉开方木遮着嘴的手臂,一路向下摸,感受到青年规律的脉搏在自己掌下跳动,索性张开手指,和对方十指相扣。

清理完毕后方木累极了,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他勉强睁着眼,有气无力地埋怨秦明。

“……恶趣味。”

秦明眨了眨眼,不以为意。

“即使你这样说,也无法否认我本来就应该如此称呼你这一事实。”

你确实是比我年长,确实是我的前辈,也确实是我的爱人。

方木卷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一副拒绝和秦明交流的样子。

“不要理你了。”被子里传出的声音闷闷的。

秦明看着恋人孩子气的举动,笑出声音,干脆连人带被子抱着,还一起滚了一圈。

大法医玩够了就把裹着方木脑袋的被子扒开,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方木已经快要睡着了,他懒得搭理秦明,任凭秦明把自己从被子里剥出来,沉入梦境前他迷迷糊糊地听到秦明带着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晚安,方木哥哥。”

 

隔天方木正在办公室备课,一位女教师带着那天那位孩子走了进来。

孩子一眼认出了方木,给女教师指了指方向,女教师抱着孩子给方木道谢。

“那天真是谢谢方老师了。”

方木忙说:“没什么大事,别客气。”

小孩眨巴着眼睛,奶声奶气对方木说:

“谢谢方木哥哥。”

听到这个称呼方木突然心头一震,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方老师,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啊?”

“……没什么,没什么。”

评论(21)
热度(296)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