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幸(一发完)

突发脑洞,想哪写哪,流水账大纲文,HE

 

——————————

01

礼堂里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羽还真站在厚重的幕布后面,不安地正了正领结。

多年没有回到这所熟悉的校园,纵然羽还真早已不是那个懵懂怯弱的少年,但要他站在很多人面前演讲,他还是不由得有些紧张。

他已经毕业好些年,正值母校百年诞辰,他便作为嘉宾被邀请回校参加校庆。

主持人已经在台前念出了羽还真的名字,一时间掌声雷动。羽还真作为科学家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里,他醉心于科学研究,深居简出,所以他的这些师弟师妹们都对这位厉害的师兄十分好奇。

羽还真走出幕布,接过主持人递给他的麦克风,走到台前站直。灯光打在他身上,映着空气中漂浮的尘埃,显得他的眉目更加好看。他隐约听到台下有人说话,但耳朵仅仅能够捕捉到“年轻”、“可爱”这样的关键词,听不完全,索性不去在意了,他清了清嗓子,那些窃窃私语便消失了,偌大的礼堂一下子安静下来。

他看着台下这些陌生的面容,小幅度地弯腰鞠了一躬。

“大家好,我是羽还真。很高兴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和大家一起为母校庆生。”

“一开始老师告诉我学校希望我能够做一个演讲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我确实不太擅长这些,也没有什么特别精彩的经历和出彩的能力。不过后来老师说我只要随心和大家分享一些事情,哪怕只是普通的故事就足够了。我才答应下来。”

“直到刚才走出这块幕布,看到你们,我才确定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

“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相信很多,出过国的朋友都有过在餐厅当服务生的经历吧,我也不例外。众所周知,在国外当服务生是有小费收的。有的服务生收的小费数量甚至能够超过他的收入。”

“我当服务生的时候也收过小费。你们猜猜我收过最多的一次是多少?”

“一沓钱?不,不是的。”

 

“我收到过最高的一笔小费,是一张支票。”

 

02

故乡以外的国度,似乎连风都更冷一些。

羽还真拿着菜单站在服务台,默默地记忆这餐厅桌椅的序号分布。他第一天来这里兼职,对环境不甚熟悉,所幸这份工作要求不高,也不用在外边被日晒雨淋,轮班也很合理,对于学业有些忙碌的羽还真来说再好不过了。

他听到响铃的声音,有客人点餐,在左数第二个包间。羽还真走进去,发现整个包间只有两个人。一人坐在椅子上,他穿着长风衣,看着窗外的风雪出神,修长的手指在玻璃桌上轻轻点着。另一个秘书模样的人站着,他看到羽还真走了进来,低声对坐着的人说:

“风总,可以点餐了。”

被称作“风总”的人转过头,看向羽还真。

是个中国人,黑发白衣,眉目凌厉。

漂亮……极了。

羽还真觉得用漂亮来形容男性有些失礼,但他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眼前这人的容貌了。

男人朝他伸出手,羽还真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致歉,将菜单递上。男人翻了几页,随手点了几道冷菜,羽还真一一记下,礼貌地点头,收回菜单时男人的手不经意地在他手背上碰了一下。

羽还真一缩,偷偷看了对方一眼。对方却毫无反应,又扭回头,盯着窗外发呆,似乎刚才的触碰真的只是不小心而已。

羽还真不再多想,拿着菜单退了出去。

后来他不知道那个漂亮的男人是什么时候离开餐厅的,他似乎连那人的背影都没捕捉到。

他只看见男人的秘书冲他招了招手,交给他一个信封。

他不太明白什么意思,秘书却笑笑,说:“辛苦你了,这是风总给的。”

羽还真点点头,回到住处他打开信封。

里面是一张支票,还有一张纸条,写着一个号码和一个龙飞凤舞的风字。

 

“喂,您好,请问,是,是风先生吗?”

得到电话那边短暂的肯定回答后,羽还真握着手机,有些紧张地开口。

“风先生,我是羽还真,之前您在餐厅给我一张支票。”

“哦,对,我都忘了。”电话那边的男人思考了一下,说:“那就是给你的,有什么问题?”

羽还真讲话都有些磕巴了:“谢、谢谢您,但是这个钱我不能要。”

电话那边似乎顿了一声:“嗯?为什么?”

“因为我的劳动不值得这么多报酬。”羽还真不知道这张支票可以支取的金钱对于那个男人算什么,或许真的只是一笔小费,但对他和世界上多数人而言,这就是一笔巨款。

那头的男人好像是被逗乐了,他笑了两声,气流仿佛通过了电话,轻拂到羽还真的耳朵上。

“我说值得就值得。如果你不想要就撕了吧,我送出去的东西,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羽还真还想接着说些什么,电话那头却已经挂了。

支票有效期只有十天,羽还真把它放在了桌上,决定置之不理。

 

没想到那张支票还没有迎来失效期,羽还真就又遇到了那个男人。

还是下雪天,左数第二个包间。

只是这次房间里只有一个人。

今天男人穿了件黑衬衫,他看到羽还真走了进来,于是朝他勾勾手。

羽还真慢慢挪了过去,男人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

“坐。”

“那个,风先生……”

“我叫风天逸,天空的天,飘逸的逸。”风天逸打断了羽还真的话,他摁了摁桌上的铃,再次示意羽还真坐下。

“坐吧,陪我吃个饭。”

羽还真只好小心翼翼地坐下,他偷偷瞄了风天逸一眼,发现对方正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

“羽还真?你是哪里人。”

 

羽还真傻傻的,几乎有问必答,只一顿饭的时间,风天逸就像查户口似的轻轻松松把羽还真的情况摸了个遍。

风天逸签字结账,他走到羽还真面前,捏了捏他的小下巴。

“我先走了,回头再见。”

“小奶狗。”

直到风天逸走出餐厅,羽还真的大脑才反应过来,他一把捂住自己通红的脸,默默唾弃自己定力太差,心里又有点怨。

风天逸长得太好,他看着你的时候,他要你做什么你都很难拒绝。

最终羽还真只能自己对自己说了一句。

“……我、我才不是什么奶狗……”

 

03

“后来,风先生就成了我男朋友。”

“如果在这里结束,这大概就是个俗套又普通的爱情故事。不过我还没有说完。”

 

 

自从跟风天逸在一起,羽还真可算明白了什么叫“忙到不可开交。”

其实风天逸只比羽还真大几岁,比起那些成功人士,他年轻太多。他是被长辈派来掌管境外集团的。风氏境外的产业不像国内,根基不稳,还处于起步状态,有非常多的状况要处理。

 

羽还真放下手机,刚才那通电话风天逸都没有接到,秘书带着歉意告知他风总在开会,正紧锣密鼓地听着部下作报告。

羽还真挂掉电话后想了一下,他们上次见面貌似已经是一周前的事了。

再仔细算算,原来他们一周能见一次已经很奢侈了,最久的一次见面大概隔了一个月,而且每次见面时间也很难超过几小时。

风天逸的忙碌好像不会有终点一样。

羽还真又打了电话过去,还是秘书接起的。

“天逸什么能开完会?”

“好的,我能去你们公司看看吗?”

“嗯谢谢,请你先不要跟他说。”

 

这是羽还真第一次来到风天逸的公司,他站在高楼之下抬头看去,写字楼高耸入云,玻璃制的墙面在阳光下亮得刺眼。

羽还真到的时候风天逸刚结束会议半小时,他被秘书迎进公司,目之所及的每个人都很忙碌,他路过一扇又一扇紧闭的门,终于到了风天逸的办公室门口。

秘书替他开门关门,十分识趣地没有和他一起进去。

他悄悄地走进去,办公室里安静极了,只有空调运作的声音和非常轻微的沙沙的写字声。

他绕过门口遮挡视线的木柜,看到风天逸坐在椅子上揉太阳穴,面前是一沓厚厚的文件。

他就像个古时的帝王,日夜操劳,批阅奏章,朱笔一挥,管控天下。

风天逸抬起头,眼神又惊又喜。他放下笔,似乎是累极了。

“还真?你怎么来了?”

“唉,来,让我抱抱。”

羽还真笑了,他刚走过去,就被风天逸一把抱住。风天逸低头亲吻羽还真的脖颈,沐浴露的香味竟让他有些发困。

“本来还想约你吃晚饭,你竟然自己来了。”

抱了良久,风天逸放开羽还真,他拖了个椅子放到自己座位对面,按着羽还真坐下。他笑意满满地说:“这样一抬头就能看见你了。”

 

风天逸下午还有事,他让秘书先送羽还真去餐厅等他。

约好的晚饭却还是被工作耽误,风天逸姗姗来迟。

他来的时候羽还真正盯着前座的一对情侣发呆,眼睛好久才眨一下。

落座后风天逸忙不迭地跟羽还真道歉:“我太忙了,对不起。”

羽还真说,没事,我知道,我懂。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他犹豫了一下,装作开玩笑地指了指前座的那对情侣,问道:“你是不是有时候有点羡慕别人?”

羽还真白了他一眼,笑着凑过去亲了他一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04

“我很爱他,很感谢命运让我遇到了他,他在我困难的时候,帮了我很多。”

“哪怕后来我们还是,分开了。”

 

 

他们的关系维持了一年零三个月,在这段聚少离多的恋爱时间里,羽还真经历了很多,等待,守候和努力追逐。

羽还真的毕业典礼风天逸也没有来,只有秘书送过来的礼物被交到了羽还真手里。一年多过去了,他的忙碌仍旧没有结束,且似乎更加变本加厉了。

那时候已经是初夏,羽还真做好了回国的准备,他收拾好心情,整理了措辞,给风天逸打了电话。

第一个电话都没有接通,他又打了第二个。

风天逸接了。

“你在忙吗?还好吗?”

“在忙,不过还好。毕业快乐,礼物收到了吗?”

“收到了。谢谢。”

羽还真深呼吸一口气,艰涩地开口。

 

“风天逸,你知道吗?”

“你陪着我的时候我没羡慕过任何人。”

“但是我觉得我坚持不下去了。”

“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的风天逸没说话,他沉默了好久好久,羽还真只听得到他浅浅的呼吸声。

 

半晌,风天逸说,羽还真,对不起。

羽还真鼻子酸酸的,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哭了,眼泪顺着脖子,流进了他衬衣的领口。

他带着哭腔说,我知道,我都知道。

 

风天逸没有挂掉电话,他在等羽还真挂掉,这是他们倆相处时的一个习惯。

电话里没有声音了,羽还真颤着手挂断,错过了风天逸一声苦闷的叹息。

 

05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人在得到和失去。分分合合,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世间事十有八九不如意,所幸大多还有余地能够弥补,不用成为遗憾。”

“幸与不幸,向来是没有标准的。即使将来你开豪车,你也还是会和坐公交车的朋友一样塞在路上,或许那些坐地铁的人还会比你早到家,吃上热腾腾的饭菜,见到最爱的人们。”

 

羽还真看向第一排左数第二个位置,眼神温柔至极。

 

“希望所有人都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幸福,能够过完很长很好的一生。”

“谢谢大家。”

说完,羽还真露出了灿烂又明亮的笑容,他转身离开,把雷动的掌声抛在身后。

 

“久等了。”

羽还真钻进车子,驾驶位上的人靠过来给他系好安全带,而后握住他的手,两人无名指上同款的钻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那人看着羽还真,一脸认真地发问。

“那么,请问羽先生,您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了吗?”

羽还真笑了笑,他看着那人,觉得两人兜兜转转了这些年,这人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跟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漂亮极了。

 

“得到了啊,风先生。”

 

 

风天逸不是为了羽还真回国的,他们能再次相遇是命运(wo)的安排,是缘分。这段没写出来,因为后面我已经在乱写了。

这个脑洞是在坐车的时候产生的,似乎并没有什么灵感来源,后来脑内慢慢补完,发现和前几天看的《爱乐之城》的故事竟然很相似,应该是潜意识里受到了影响。小伙伴都说爱乐之城的结局让人很难过,我却觉得还好,这结局也不错。

这世界所有的痛苦怕都是因为求而不得。幸运,除了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运气。

是天意能够答应啊。


评论(7)
热度(83)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