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沸水与春茶(校园设定,短FIN)

庆祝我终于考完了试。
一周没更新,没人爱我了。

 

一个校园纯爱故事。(我觉得算吧?)

瞎写。欢迎捉虫什么的。

 

————————————————

 

风天逸捏着手里的纸片,拧着眉头,一脸犹疑。

“这个,真的能行?”

手下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向从灵信誓旦旦地说:“老大你放心吧,我们查过了,他们都说这样特别浪漫,肯定没问题的。”

风天逸不语,他把纸条揣进了兜里,对向从灵他们摆了摆手。

“行了我知道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大你加油,一定可以的。”

来自临走前还不忘给他们英俊潇洒的老大加油打气的雨瞳木。

盯着又从兜里拿出来的纸片,风天逸陷入了思考。

 

 

01

风天逸第一次见到羽还真是在新生入学的时候。

 

在这段学校迎来新鲜血液的日子里,作为学生会会长的风天逸即使不去做事,于情于理也都应该露面以展示学生会的风貌,哪怕在新生接待咨询处装个吉祥物也行。

风天逸坐在椅子上,在九月微热的风中打了个哈欠。

百无聊赖之际,耳边传来了行李箱轮子滚动的咕噜声,接着他听到一个男孩有些带怯的声音。

“你好,请问这栋楼怎么走?”

进入风天逸视线的是一张写着楼号的纸,拿着纸的手指指甲边缘圆圆的,修的很整齐。

目光再往上,是张白嫩嫩的好像掐得出水的脸。

然后他撞入了男孩那双清水一般干净的眼。

 

真好看。

 

他直直地看着男孩,没有得到回答的男孩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状况外的雨瞳木偏头看了一眼男孩纸上的楼号,随即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男孩道了谢后重新拖起行李,冲几人感激地笑了,眉眼弯弯。

 

那一刻风天逸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心如擂鼓。

 

看到男孩转身要走,会长大大坐不住了。他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抓住了男孩的衣角。

男孩疑惑地回头看他。

风天逸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他略带迟疑地发问。

“你,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地回答了。

 

“我叫羽还真。”

风天逸缓慢的点点头,松开了手。

叫羽还真的男孩觉得这个学长有些奇怪,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道了谢准备离开。

而风天逸还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愣愣出神。

 

老大你还好吗老大,是心脏不舒服,还是脑子不舒服?

向从灵看着风天逸异样的神态,心里有些担忧。

 

好像两方面都出问题了啊,怎么办?

 

 

02

风天逸拎着手里的一张纸,本就高挑的眉尾都要飞起来了。

他把纸狠狠拍在桌上,看着瑟瑟发抖的几个手下。

“让你们去查,就给我看这个?”

被训斥的几人不敢说话,他们也知道风天逸不会满意。

毕竟他要的羽还真的简略资料,那真是有够“略”的。

 

羽还真,男,18岁,本校机械系。

没了。

没了……

 

看着这可怜的一行字,风天逸心里犹如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他压着火气,咬牙切齿地说:“再去查。”

 

“再查不出,提头来见。”

 

几人吓得不轻,忙不迭地答应,连滚带爬地跑路,出去差点把门给撞了。

 

 

03

“老大,你真要追这个学弟?”

雨瞳木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会长原来你好这口,看不出来啊。

风天逸拿着内容丰富了不少的资料,睨了他们一眼。

“废什么话,快想办法把人弄进学生会。”

向从灵提议道:“老大,我们查到羽还真很喜欢机枢的作品,要不就用这个勾引,哦不是,吸引他过来?”

风天逸想了想,点点头。

“行,交给你们了。”

 

四脸懵逼。

啥?交给我们干嘛?

这种活老大你应该亲自上吧!

追人能不能有点诚意!

 

风天逸从抽屉里拿出机枢限量版《渊海天工》拍在桌上,一脸高冷。

“搞不定别回来了。”

 

 

04

羽还真从图书馆出来,走在林荫小道上,迎面被人撞了一下。

来人怀里的书掉在了地上,羽还真连忙道歉,俯身捡起。

“渊海天工”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就这样没有一点点防备和顾虑地映入他眼中,不带一丝套路。

羽还真拿着书,手和声音都在颤抖。

“请问这本书,是哪里来的?”

计划通√。

“咳咳。”向从灵清了清嗓子,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对羽还真说:“这个是学生会会长的私藏,学生会现在招新呢,你可别说是我说的……诶别走那么快啊我还没说完呢!”

来不及道谢,羽还真一把将书塞给向从灵,一溜烟地跑向行政楼。

深藏功与名的从灵小哥一边拨通雨瞳木等人的电话,一边还不忘在背后给羽还真指引方向。

“你跑反了,学生会在那边!”

 

 

05

风天逸看着眼前排成长队的人,里面没有羽还真。

他瞥了雨瞳木一眼。

“不是说来了吗?人呢?”

雨瞳木十分耐心地整理着递交上来的申请表,并对表的数量感到十分高兴:“应该还在路上。”

风天逸双手抱胸,冷着脸。

小学妹捂着心口,红着脸。

 

羽还真气喘吁吁的跑进招新处,正准备拿申请表。

他刚走到风天逸面前,开口道:“你好,我拿张……”

风天逸飞快地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不用了,就招你了。”

“其他人可以散了。我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你确定不随便???

 

一阵迷之寂静,众人面面相觑。

唯有将动作从捂心口改为捧着脸的小学妹发现了盲点,她看着风天逸的背影和愣住的羽还真,内心活动十分活跃。

原来是妖艳攻x单纯受!这CP我吃了!今天没白来!

 

而酷酷地转身离开,将烂摊子丢给雨瞳木的风天逸觉得自己今天也实现了自我感动呢。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雨瞳木心情复杂。

好想辞职妈个鸡。

 

 

06

羽还真捧着一页《渊海天工》,泪眼汪汪。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渴求的表情,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这学校哪有我风天逸得不到的东西。

 

虽然他好像还没发现羽还真盯的根本不是他。

 

羽还真激动得脸都红了:“谢谢会长,我想要这个好久了!”

风天逸很是受用,他看着羽还真带着婴儿肥的嫩脸,有点手痒。

敢想敢做的会长大大伸手捏住对方的脸颊,嗯手感不错。

 

风天逸动作突然,羽还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风天逸带着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客气,不过这书,我一天只给你一页。”

羽还真睁大眼睛。

莫名有点委屈。

 

这书……少说三百来页吧。

 

风天逸轻轻拍了拍羽还真的脸,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眼神飘忽,有些羞又有些怕的表情,十分满意。

今天的会长大大看人也自带三米厚的脑补滤镜呢。

胆小的羽还真心里暗自心疼自己,为了知识也是他忍辱负重了。

嘤,捏得我脸疼。

 

 

07

过了几天,风天逸觉得这样不行。

因为他发现羽还真来学生会只知道看书看书,一副我爱知识知识爱我,我与知识长相厮守的样子,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他开始后悔把书给羽还真了,但是说好的一天一页,又不能失信于人。

 

要想点别的办法才行。

风天逸思索着,想了好些天,很苦恼。

 

直到有一天有个之前的学生会干部来看他们,带了一堆吃的。

这是风天逸第一次看到羽还真不是在面对机枢著作的情况下,脸上露出如此明显的愉悦表情。

原来如此。

风天逸摸着下巴,计上心头。

 

 

08

学生会成员们发现,会长最近很喜欢吃零食。

准确点说,会长最近身边总是有不少零食。

可是为什么也没见他长胖来着,雨瞳木很不解。

 

风天逸盯着羽还真因为看书的而低下的脑袋,瞟了一眼自己桌上的各种吃的。

他发现羽还真竟然没有什么反应。

这样不行,风天逸心想着,还是要主动出击。

 

他撕开一包pocky,喊了羽还真一声。

“喂。”

羽还真从书本里抬起头。

“怎么了?”

风天逸身体前倾,拿出一根pocky,递过去。

“我吃不下,你要不要吃?”

羽还真没怎么多想,正在看书也不想弄脏手,就顺着风天逸的动作咬了一口饼干。

 

门口的向从灵看到这一幕,默默地退了几步,跑走了。

妈呀,会长刚才那个笑看得我好怕怕。

 

 

09

风天逸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他盯着羽还真鼓鼓的腮帮子,觉得对方吃东西的样子分明是只仓鼠。

戳戳。

羽还真还没咽下嘴里的东西,支吾着躲了躲。

风天逸又轻轻拍了拍羽还真的脸。

羽还真不乐意了,他眨眨眼睛,有点哀怨地盯着风天逸。

“吃东西呢,不要动手动脚。”

风天逸收回手,义正言辞。

“你懂不懂什么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啊。”

羽还真自觉不占理,撇撇嘴。

“你叫我吃的……”

风天逸好整以暇地看在椅子上,扬了扬下巴。

“我叫你吃你就吃?”

“我叫你亲我,你亲不亲?”

羽还真“嘁”了一声,不想跟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中二病计较。

风天逸却不肯消停,他用纸巾揩掉羽还真嘴角的饼干屑,一手撑在沙发上,做了一个特别流行的壁咚动作,把羽还真虚虚圈在怀里。

“亲不亲?”

羽还真有点懵,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低着头愣愣的,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

“你不亲算了。”

风天逸放开羽还真,起身。

“欸?”羽还真有些惊讶于风天逸的大发慈悲,他刚抬起头,脸颊上就落了风天逸一个吻。

羽还真彻底傻眼,脸一下子就红了,耳朵尖都变得粉粉的。

他慢半拍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推开风天逸,也没敢看风天逸什么表情,就跑了。

 

风天逸没拦住落跑的羽还真,他看着对方有些慌乱的背影,狠狠捂住了自己的嘴,心里“汪”地一声就哭了。

 

靠靠靠你个白痴你的自制力呢看看人都吓跑了啊啊啊啊啊啊!

 

 

10

羽还真整整一周没来学生会了。

F4看着风天逸整日出神,长吁短叹,形容憔悴,很是担心,又很是迷惑。

向从灵感觉很奇怪,明明那天他看到两人还挺好的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难道,难道……

向从灵心里一惊,难道会长对羽还真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会长你这样不好吧?!卧槽卧槽我脑子里有马赛克画面了!

 

风天逸没有读到手下人迥异的心理活动,他在酝酿,在思考重要的人生大事,为此即使发际线后移几毫米也在所不惜。

 

他决定要去告白。

 

风天逸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吓得雨瞳木手机差点掉地上。

他转过身对几人抛出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怎么告白呢?

 

 

11

风天逸捏着手里的纸张,有点怀疑:“这个,真的能行?”

“老大你放心吧,这情书,这告白多浪漫啊,你照着这上面念,肯定没问题的。”

风天逸沉默了,一番心理斗争后他把纸条收好。

“行了我知道了。”

“老大你加油,一定可以的。”

风天逸叹了口气,少见的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一丝茫然和紧张。

 

 

12

风天逸看着有些局促的羽还真,手心在冒汗。

他去约好几天没出现的羽还真,但对方不是借口说有事就是装死不接电话,风天逸只好直接到宿舍楼下堵人。

 

“我……”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都陷入了沉默。

 

风天逸犹豫着,深呼吸了好几次,心里打鼓。

他压着羽还真的肩膀,视死如归。

 

“羽还真。”

 

羽还真抬头,看着风天逸。

 

风天逸感觉自己心里充满了勇气,他缓缓开口,深情款款地念出之前那张“情书”上所写的内容。

 

“你就像那春茶。”

“我就是那开水。”

 

“我特么想泡你啊!”

……

羽还真不语,他低头思考了一下,随后沉默着拿出书包里还没打开过的一瓶绿茶饮料,放到风天逸手上,一脸诚恳。

 

“虽然不是热的,但是你将就一下?”

 

听不见二人对话,但看见了风天逸表情的四人,哀伤而惶恐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默默开始写遗书,并在心中和自己的亲戚朋友一一告别。

 

风天逸根本没心思去想那几个该杀千刀的手下,他拿着那瓶绿茶,脸上的表情纠结又复杂。他不管不顾地伸手一把抱住了羽还真,抱得紧紧的不撒手。

 

“羽还真,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他本以为羽还真不会回答自己突然而又笨拙的表白,但羽还真说话了。

他的声音还是怯怯的,但在风天逸听来却像是一道炸雷。

 

他说:“好。”

 

去他的什么鬼死情书。

风天逸抱着羽还真,内心幸福得无以复加。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告白了吗?

 

 

沸水与春茶。

完。

 

沸水想泡春茶这几句来自:我觉得全世界应该都知道(是吗)的太子妃升职记。

 就这样。

评论(10)
热度(110)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