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瞑目】演员(原剧向短篇,一发完)

❤首先预祝大家平安夜快乐,圣诞快乐,周末快乐。希望考研的朋友们都能顺顺利利。

 

标题自带BGM

近日画风成谜,OOC。尝试写一下互怼,涉及案件的部分是乱写的。

原剧背景,欢迎捉虫。

 

 ——————

整个龙番市公安厅刑警大队,上至局长下至清洁工阿姨,所有人都认为,法医科科长秦明和新调来的方木警官关系算不上好。

其实身在职场,遇到个别气场不合、观念不合的同事是在所难免也再正常不过的,学会和不同的人和平相处本身也是成年人需具备的社交技能之一。无论如何,对于会与你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维持一个表面上的和睦状态也是必要的。

但秦明和方木好像都不这么觉得。

法医秦明不到三十岁,入行却已近十年。破获大小案件无数,算得上是业界翘楚。他为人之冷漠寡淡也是出了名的。但实际上熟识秦明的人都知道,他本人并没有像看上去那么目高于顶,充其量就是比较严苛,不食人间烟火罢了。

而从隔壁绿藤市调来的方木警官,入行才两年多,看起来还像个学生。但他早在大学时就已经在警界名声大噪,当时只有二十岁的他凭借不为人所信任的“犯罪心理画像”,准确无误的“画”出了罪犯的特征,甚至能细致地描绘出罪犯的生活细节,由此协助警方破获好几起大案。说是绿藤市警局的门面都不为过。

 

天才与天才的相遇,往往不是一拍即合惺惺相惜,就是一言不合火花四溅,很明显,秦明和方木属于后者。

 

李大宝透过边上的玻璃窗看到秦明正要走进办公室,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她连忙放下手里的薯片,并推到一边,转而打开抽屉,拿出了一颗话梅扔进嘴里,努力做出一副岁月静好,你好我也好的样子。

开玩笑,方木也在办公室呢。我吃零食就算了,他俩待会儿见面万一又怼上了,我还跟上回似的傻了吧唧在边上吃吃吃,这不找死吗?

李大宝含着话梅,拿起报纸假装阅读,两只眼睛不时在秦明和方木之前飘来飘去,看样子两人都很专注于自己的事情,看卷宗的看卷宗,看报纸的看报纸,彼此都没有要讲话的意思,她暗自松了口气。

艾玛真不容易,心中大呼“和平万岁”的大宝不禁回想起秦明和方木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众所周知,秦明是个时间观念非常强的人,对于这一点大宝更是深有体会,毕竟第一次见面就因为迟到被骂得狗血淋头还不能反驳,也是没谁了。所以当15点即将到来而约好的绿藤市的人还没有来的时候,大宝着实为那位素未谋面的同行流了一把汗。

时间马上就要到了,眼见着秦明的脸色开始多云转阴,大宝都已经在心里给那位朋友点上蜡烛了,终于,有个人踩着准点,走进了警局。

妈妈啊太刺激了,我下次再也不要跟秦明出来等人了。

大宝心想着这人也没迟到,秦明最多脸色差点,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但是想发作的人还是发作了。还没等来人自我介绍,秦明就边擦着被自己哈了一口气的手表,边面无表情地说:“迟到了。”

进来的那位年轻帅哥微微歪了歪头,说:“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不过我可是踩点到的。”

秦明站起身,走近几步,抬起自己的手表:“三秒,也是迟到。”

可是对方也毫不胆怯,他双手抱胸,颇有几分气定神闲。

“那应该是你的表快了三秒吧。”

秦明眯了眯眼睛,一脸山雨欲来的表情。

两人互相瞪着对方,好似棋逢对手,目光都带着电一般,还噼里啪啦的。

感觉空气都泛起焦味的大宝忍不住摸了摸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她觉得自己再不出来打圆场这俩可能要打起来了。她赶忙挤到秦明前面,主动冲来人伸出了手,脸上洋溢着对待同志的春天般温暖的笑容:“你好你好,你就是方木警官吧,我是龙番市的李大宝,这位是秦明秦科长。”

被称作方木的年轻人这才将目光从秦明脸上移开,他握住大宝的手,笑得如沐春风:“久仰,谢谢你等我,辛苦了。”

李大宝被方木的笑容闪得有点神志不清,忙答道:“哪里哪里,应该的……”

她还想接着客套几句,余光瞥见秦明的脸色快比锅底还黑了,赶紧松开手,把人迎进办公室。

 

俗话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而这两尊大神这样的相遇……也就注定了他们之后的相处多半会成为没有硝烟的战争。

 

方木来到龙番的第二天大早就赶上有命案,于是秦明开着他那拉风无比的凯迪拉克载着另外三人赶去现场。

鉴于另外两个人见面时就表现出的不合,大宝和林涛都有一丝丝的头疼。

他们倒不是觉得秦明和方木会因为情绪影响办案,只是他们都知道秦明办案向来最重视的是证据、痕迹,以及由此推测出的部分事实,而不是方木引以为傲的、大胆的犯罪心理画像。加之这两个人的性格在对待案件方面实际都非常强势,目测两人间的冲突和不信任是难以避免的了。

我滴乖乖,千万别吵起来就行。大宝和林涛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冒出这个想法。

不多时几人下了车,抵达已被封锁的场地。在勘验过后,基本确定了案件性质和案发地点。

秦明让小黑等人把被害人的尸体装上警车带回局里,方木和林涛则是继续查看现场,对报案人和相关知情人进行询问。

回警局的路上,三人就现场的一些情况进行了交流,唯独没有说话的是方木。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神看着窗外,注意力十分涣散的样子。

或许是方木学生气的脸太具有欺骗性,以致于大宝一时忘记了对方是个已经入行两年、破获不少案子的警察,她还以为对方是被尸体给吓到了。

于是她关心地问了方木一句:“你没事吧?”

方木摇了摇头,笑的有些勉强。

大宝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偷偷往秦明的方向瞄了一眼。

她本来还以为秦明会对方木的表现颇有微词,但是秦明很专注地在开车,并没有要理会他们的意思。

还好还好——

 

好个毛线,还是吵起来了!

回到警局,已经恢复如常的方木和冷着脸的秦明就“方木能否进入解剖室”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

秦明握着解剖刀,面色不善。

“出去,你呼吸打扰到我工作了。”

方木倚着门:“我不。”

“我需要安静。”

“我不出声。”

秦明回过头,直勾勾地盯着他。

换作是别人早一溜烟跑没影了,也亏得方木这么淡定,足见其在待人方面的心理素质过硬。

“方木,林涛叫你过去分析案……情。”

刚上来就听见他们的对话,还赶上他俩剑拔弩张的互盯场面的大宝表示今天的自己也很心累。

方木这才站直身子,他看了秦明一眼,抬脚跟着大宝走出解剖室。

他刚要走,秦明突然又发话了。

“关门。”

回答他的是锁芯转动的轻响和方木离开的脚步声。

 

整理走访资料,审视剖析案情,也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解剖完毕的秦明拿着非正式的尸检报告走了进来,递给了……方木你怎么接的那么顺手??

林涛僵着原有的姿势没有动,看着都不说话的秦方两人,眼睛滴溜溜地转。

方木拿过尸检报告,翻阅起来。而秦明转身就要走,林涛忙喊道:“诶老秦,你不参与案情分析吗?”

秦明顿了一下脚步。

“换衣服。”

方木看完细节很详尽的尸检报告,他闭上眼,分析着报告的内容和先前整理出的想法,心里开始缓慢勾勒出罪犯的画像。

“凶手,男,年龄25岁左右,身高170左右,戴眼镜,惯用左手,附近居住,跟死者很熟……”

 

等到秦明换好衣服再次走进刑警办公室,林涛已经带着人按照方木得出的结论去抓人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在交谈的方木和大宝。

大宝一脸“大兄弟你可以啊”的表情看着方木,说:“犯罪心理画像,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你这效率也太高了。”

方木腼腆地笑了笑,他偏头看到秦明正活动着手腕走进来,刚想开口对秦明说点什么,就被秦明抬手的动作给阻止了。

秦明冲他们抬了抬下巴,一脸高贵冷艳:“不用谢。”

方木慢悠悠地开口:“没打算谢你,这是你职责所在。”

“我只是想说,秦科长,你领带有点歪。”

秦明皱眉,表情倒是没变,伸手摸向自己的领带。

 

没歪啊。

 

方木眨眨眼,微笑:“骗你的。”

“……”

“噗。”大宝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不识时务的大宝被秦明狠狠瞟了一眼,吓得她把自己没发出的笑声硬生生掐断在喉咙里,差点噎着。

秦明理了理西服,不可闻地“哼”了一声,离开了大厅,十足的傲娇。

大宝看向方木的眼神简直不能更精彩,她在确定秦明已经上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后,终于爆发出一阵惊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憋死我了,秦明也有今天!”

笑够了之后,大宝紧握住方木的手,还用力晃了两下,崇拜和感激的神色简直溢于言表。

“方木,你的到来,简直就是,简直就是,龙番的奇迹!”

 

在距离下班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林涛终于回来了。

抓捕犯人的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饶是这样林涛还是一脸累成狗的表情。

“我追着那孙子跑了快有几公里,丫的,这么能跑,还不是被我逮住了。”

心情大好的大宝吃着心爱的话梅,拍了拍林涛的肩膀表示亲切的慰问:“辛苦辛苦,而且还赶上了准点下班啊,不容易。”

转眼下班时间到了,秦明不疾不徐地从楼上走下来。

摊在椅子上的林涛招呼了一声:“老秦晚上去不去吃饭啊。”

秦明却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不了,有事。”

秦明前脚刚到楼梯口,方木也下了楼。

林涛喊住了径直往门口走的秦明:“诶老秦,你和方木住的不是很近吗?顺路捎上人家啊。”

秦明背对着林涛,看手势应该是做了一个扶额的动作。他回过头,看了沉默的方木一眼,又看向一脸看好戏模样的大宝,最后抿着嘴,飞了一个眼刀给林涛。

“顺路?都在南极以北就算顺路吗?”*

丢下这句话,秦明头也不回地出了警局大门。

“???”被秦明用眼神扎了的林涛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他做什么了?他想改善一下同事间的关系也有错吗!??

 

围观了全程的方木也拿起了随身的包,跟剩下两人说:“我也走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

大宝问:“方木你坐公交回去吗?要不让林涛送你吧。”

方木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必了,很快就到了的。明天见。”

大宝目送着方木离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忽然问了林涛一句:“我为什么总觉得他们俩哪里不对呢?”

“有吗?不还是火药味那么重?欸给我吃一个。”

大宝把装着话梅的袋子递给林涛,嘟囔了一句:“总感觉……哎,说不上来……”

 

 

走到离警局最近的公交车站只需要两分钟,方木等来了车,坐了一站,就下车了。

这一站的附近是个超市,方木走过马路,径直走进了超市的露天停车场。

停车场里的车还并不是很多,很快方木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标。

白色的凯迪拉克,今天才坐过的那辆。

他走过去,正好遇上秦明拎着购物袋从另一端走来。

 

方木眯着眼,神色带着几分调皮。

“秦科长,顺路吗?”

秦明看了他一眼,用空闲的一只手捏了捏对方的脸。

 

“当然顺路。”

“哪有同居不顺路的。”

 

两人先后上了车,发动车子后,秦明侧过头问方木。

“我领带歪了吗?”

方木小幅度地左右晃了晃脑袋,思考了片刻,然后伸手轻轻拽住秦明平整的领带,凑上去亲了一下秦明的嘴角。

还没等秦明作出反应,方木的重心又回到了座位上,他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

 

“现在,歪了。”

 

 

所有人都认为,法医科秦科长和方木警官关系算不上好。

欸?真的是这样吗?

 

END

 

*南极以北都顺路这句话来自谷阿莫。

好喜欢写木木卖乖哦(捧大脸

所以大家知道标题的意思吧哈哈哈……

再次预祝大家节日快乐哦~

 

还有几个小剧场:

1、

“恭喜秦明和方木共同获得本届银马奖最佳男演员奖,两位影帝有什么想说的吗?”

方木:“感谢各位的支持和配合,感谢我所有的同事们,没有你们就没有这个奖。”

秦明:“感谢方木。”

哦。

2、

林涛&大宝: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们!有没有同事爱了!

秦明:我们从来没说过我们关系不好。

方木:你们也没有问过啊。

3、

提问大宝:宝哥你难道没有闻到秦明和方木的身上是一样的味道吗?

大宝:等一下。第一,虽然我鼻子很好,但是除了破案以外我没有很在意味道的习惯,不然活得很累啊,去个厕所都要憋死。

第二,他们俩身上味道根本不一样!!

秦明的解答:方木不喜欢我原来用的洗浴用品,然后我多买了另一种。以上。

4、

林涛&大宝:简单点,套路的方式简单点。

秦明&方木: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5、

“方木,你的到来,简直就是,简直就是,龙番的奇迹!”

方木: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这个时候我应该只要微笑就好了吧。

 

NG镜头:

1、

“迟到了三秒。”

秦明眯了眯眼睛,一脸山雨欲来的表情。

“晚一秒,做一次。”

“我错了QAQ”

导演(冷漠):CUT

2、

大宝与方木初次会面,亲切握手。

秦明拿出一瓶免洗洗手液递给方木,一脸嫌弃。

大宝:???

导演(冷漠):CUT

3、

方木出现场时,脸色不太好。

秦明走过去把人搂在怀里: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来我抱抱……

导演(冷漠):CUT

4、

第一次镜头。

方木刚要走,秦明突然又发话了。

“把门带上。”

方木晃了晃结实的门,小声说:拆不下来啊,怎么带上?

秦明:…………导演,我换句台词。

导演(冷漠):哦,CUT

第二次镜头。

方木刚要走,秦明突然又发话了。

“关门。”

“砰!”

方木:不好意思,手滑。

秦明:……

导演(冷漠):CUT

5、

林涛喊住往门口走的秦明:“诶老秦,你和方木住的不是很近吗?顺路捎上人家啊。”

秦明(立刻站住,拉过方木):“有道理。”

导演:CUT……个屁啦,这导演没法当了!我不干了!摔!

 

真·END

 

评论(20)
热度(394)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