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瞑目】恋爱故事A to Z

在写另一篇的时候想摸个鱼,然后发现这个更难写。吐血。

捉虫感谢。

感觉写了好多开车的梗是怎么回事写这个绝对不是因为今天四六级

 

A to Z

 

 

Allocate(分配)

林涛看着秦明用乡亲们友情提供的毛毯在一张床上硬生生造出一条楚河汉界。

“方木你和我睡这边。”

“林涛你那边去,不许越界。”

哦。

 

 

Boycott(拒绝参与)

“我不想去KTV。”

“方木也不许去。”

 

 

Crossover(混合同人)

“秦明,我今天遇到一个长得好像哈士奇的男人,说我是他的一条狗。”

“……?!”

“然后他被我打了一顿。”

 

 

Disaster(灾难)

秦明第一次做饭。

 

 

Excursion(短途集体旅行)

方木看着箱子里的枕头,小说地问:“秦明……我们出两天外勤而已,有必要吗?”

秦明叉着个腰:“你想看跳蚤产卵吗?”

 

 

Fable(虚构的故事)

“方木看着秦明稳稳地把解剖刀送进一个陌生人的心脏,眼神比这雨还冷。他走进雨幕,毫不犹豫地铐住秦明的手,说‘你被逮捕了。’”

 

“你觉得这同人写得怎么样?”

秦明默默翻了个白眼。

 

 

Gauge(测量)

属于法医的修长的手指随着卷尺在青年身上游移。

“别乱动……放轻松……”

“手抬起来一点……对……”

“……”

方木攥住秦明在自己后背作妖的手,一脸无奈。

“能不能好好量,别乱摸。”

 

 

Heel of  Achilles (阿克琉斯之踵)

“方木,这句话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哪句话?”

“you make me have Achilles' armor and his heel.”*

方木眨眨眼思考了片刻,看着秦明,回答道:

“你是我的盔甲,也是我的软肋。”

 

 

Infection(传染)

“秦明,我好像感冒了。”

“你是不是又踢被子了?叫你跟我一起睡你还不答应,这下着凉了……”

“你……听我说完,不要靠近我。”

“没事的……”

于是第二天,强行与感冒患者同床共枕的秦法医也戴上了口罩。

 

 

Jugular(致命处)

方木有些难耐地仰起头,颈侧的小块皮肤被秦明含住吸吮。

轻喘都被断在喉咙里,秦明的牙齿仿佛要咬上他的颈静脉。

他感觉自己是被捕获的猎物,身体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却没了反抗的力气。

 

 

KY(润滑剂)

方木感觉自己整个人好似在被火烧。

他费了好大力气,勉强把被秦明丢到一边的润滑剂抓到面前,晃了好几秒才看清上面的说明。

“PLAY”旁边原来还写了三个字。

热感型。

 

 

Lobster(龙虾)

大宝和林涛看着秦明把切好的小龙虾肉全放进了方木的碗里,目瞪口呆。

 

 

Monopolize(垄断)

秦明看着邰伟勾搭上方木的肩膀,脸色阴的吓人。

他在心里默数三个数,走过去一把把方木扯出来。

“少动手动脚,我的。”

 

 

Nickname(昵称)

“……秦明哥哥?”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秦明看着喝醉酒的方木一脸冷漠地拉着林涛划拳,靠在椅子上笑成狗。

 

 

PWP(无剧情)

“木木,乖……躺好,别乱动。”

“秦明,你……唔……放我下来……不要在……解剖台上……!”

 

 

Quirk(奇事)

号外号外!龙番警队大新闻!

秦明今天竟然没穿西装!

他原来有休闲装!

 

“方木你来啦!我跟你说老秦今天居然没……欸你这身衣服……”

“哦……你俩这是”

“情侣装啊。”

 

 

Rain(雨)

即使一切尘埃落定,秦明在雨夜还是会不时惊醒。

他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侧身躺好。方木睡得迷糊,刚好滚进他的怀里。

他抱着青年温热的身躯,闭上眼睛。

雨声渐远。

 

 

science fiction(科幻小说)

“我又翻到一篇写我们的同人。”

“不过这个标题我没看懂。ABO设定?这是什么意思?”

“我猜是科幻小说吧。”

“是吗……我看看。”

 

“……嗯,是挺科幻的……”

 

Tomb(坟墓)

秦明打开小巧的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枚戒指。

“方木,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方木笑了笑,“可是他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秦明拿出戒指,郑重地给方木戴好,一个轻吻落在无名指上。

“合葬,也不错啊。”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秦明看着身下的方木咬着下唇,一脸潮红。

他从没觉得自己的手机铃声会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老秦,有案子。”

“知、道、了。”

 

 

Virgo(处女座)

“秦明他整个就一大写的处女座癌症晚期患者,就他这种洁癖、强迫症、龟毛的人,将来肯定没有对象。”

 

 

Wife(老婆)

秦明领着方木走进办公室,对众人说:“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绿藤市的犯罪心理学专家方木。”

“我对象。”

 

X(未知数)

他们在一起很久以后,秦明才发觉,从遇到方木那一刻开始,自己的生活就从未知数变成了已知数。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会这么爱你,我一定会对你一见钟情。*

 

 

Yes(好)

“我愿意。”

 

 

Zero(零)

所以不管是连载也好短篇也好,文字也好图画也好,没关联也罢有关联也罢。

他们都会互相陪伴,从A到Z,从零到无穷远。

由始至终,矢志不渝。

 

 

END。

*英文这句是知乎上面看到的,改了一下。

*来自《微微一笑很倾城》。

好想看热感型ky play哦【。】

反正我是不会写【眼神死】


评论(21)
热度(195)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