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衍生 | 秦明x方木】我有罪 | 短fin


没赶上大结局之前写完,尴尬。

写的时候还没看大结局……看最后一集我一直在尖叫,室友都被我摇傻了(T▽T)

昨天对于我也是个特殊的日子。完结了好不舍我的老秦,虽然你战斗力这么菜但我还是爱你(笑哭

废话不多说。心理罪见吧❤ 


*不是神父梗。

*手机码的字,可能有符号和格式问题。欢迎捉虫。

*写的烂还词穷,重度OOC。

*觉得不能接受请叉掉网页。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



方木刚把一本《说我是谁,我就是谁》放上书架,就听见钥匙转动开门的声音。

“秦明?”

“嗯。”

方木把书塞回原来的地方,从书架前绕到门口。他原本想和秦明简单交流一下自己刚才看书产生的一些想法,却在看到秦明换好鞋子站起身后瞬间忘词,直接怔住了。

“你……今天……”

“怎么了?”秦明停住了动作,抬眼看了看方木,见对方也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秦明感到有些奇怪。虽然对方的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却确实地藏着一丝惊讶,还有……一种……一种……

一向寡言少语但言辞犀利的秦大法医一时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此时方木眼神中的另一种情绪。

方木有些语塞,反应都慢了半拍,他快速地上下打量了秦明一眼,问到:“今天,是不是局里有什么事?”

“今天省里领导下来视察。你怎么知道?”

方木小幅度地勾了勾嘴角,面上浮现出一种了然的神态,“怪不得。”

秦明自从进门就被一股疑惑持续萦绕着,他几步走近方木,揽上青年的腰,轻轻捏了捏对方有些婴儿肥的脸,并做出惯常的挑眉动作:“说说。”

方木伸手抚上秦明的肩膀,指尖传来的触感不同于以往西服的柔软,是硬挺而粗糙的。

肩章。

“警服。我第一次见你穿。”

秦明可算明白了方木刚才一系列的举动,他自己倒觉得没什么,虽然这套衣服他现在已经很少穿了,却不是首次穿,不过方木确实是第一次见。

但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奇怪吧?

方木看出了秦明的心思,他无声地笑了笑,手指滑过警服的肩章,规矩的翻领,来到平整的领口。他扯了扯对方浅蓝色衬衫顶端的风纪扣,又轻轻挑起系得一丝不苟的黑色领带。眼神也跟着来到警服上衣口袋处,那还有一串编号写着320019。

跟警服相比,秦明平日穿的西装都变成了休闲装。不同于其他织物带给人的柔软感,警服在视觉上就是硬朗和规整的,线条笔直,色泽深沉,配上秦明不苟言笑的神色,一股神圣不容侵犯的庄重之感扑面而来。

虽然有点羞于承认,但第一眼见到这样的秦明,方木确确实实地被惊艳了。

方木在秦明准备伸手握住他手腕之前收回乱摸的手,又搭上对方的手臂,眨眨眼,仿佛刚才那一串近乎挑逗的动作和他这个乖宝宝根本没有关系。

“很适合你。”

秦明颔首接受了方木真心实意的赞美,他摸了摸对方的耳垂,“很快,你也可以穿了。”

闻言方木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眼睛里亮亮的。他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面容还带着些许天真,这样一个看起来还有点孩子气的年轻人,却即将成为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人民警察。

即使经历过痛苦和深渊,他也会和自己一样,仍旧相信光明,为了心中的正义和真相,奉献自己,追逐到底。

想到这,秦明的目光不禁柔和起来。他将额头抵上对方的额,眼里溢满笑意:“不知道方小天才穿起警服是个什么样子。”

方木莞尔,略低下头,目光停留在秦明警服第一颗纽扣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身着警服的秦明格外的不同,似乎多了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制服诱惑?

方木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逗乐了,直接笑出声音。

可怜秦明今天被方木弄得一直疑问不断,几乎满头问号。

难道是自己开门方式不对?

可是看着方木笑的那么开心,眼睛里像有潋滟湖光,他也忍不住翘起嘴角,颇有几分拿方木没办法的无奈:“笑什么?”

眉眼弯弯的小天才好不容易收敛了笑意,清清嗓子,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秦明,我问你一个问题。”

“问。”

“制服,一般带来一类人外表的统一和职业化的态度。而有一种心理便是对于制服有迷恋情节。这种心理为什么会产生?”

方木没打算给秦明回答的机会,他接着说道:“因为统一的制服外装往往代表着一种秩序和权威。对于制服的迷恋便是……挑战禁忌。”

“这就是,制 服 诱 惑。”

听到这如果还不明白方木是在调戏自己,那秦明就不是秦明了。

可他并不打算兴师问罪,看着方木带着些戏谑的神色,他只是将计就计,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那么……”

“方木同学有没有被我诱惑到呢?嗯?”

秦明在方木耳畔轻声地说着话,蹭着他的脸颊,在他鬓角落下蜻蜓点水般的吻,呢喃着让细小的气流拂过敏感又脆弱的耳廓,最后一个尾音短促却又好似千回百转,方木感觉心里好像被人用羽毛轻轻扫了几下,痒得发麻,脸一下就红了。

秦明短暂的获得了这场调戏与反调戏斗争的胜利,看着方木耳廓微红,眼神有些闪躲的样子,他感到颇为满意。

方木不甘自己调戏不成反被撩,可脸红红的样子又没什么说服力和威慑力,只能挣扎地嘟囔了几句:“我算明白你为什么不穿制服上班了,你要是这样出警,龙番的犯罪率估计要飙升。”

秦明刚想反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就被方木突然的动作打断了。他的小专家突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腰,绒绒的发顶摩擦着他的下颌,头埋在他胸口导致说话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因为大家都想袭警啊。”

“你这可不就是袭警。”

秦明用温柔的语气在方木耳边说着内容好似是警告的话,顺带还给对方突然袭击般的“投怀送抱”行为定了性,可他手上的动作却不像自己言语间展现的那么安分守己。他一手搂紧方木的腰回抱,让对方更贴近自己,一手抚着怀中人的黑发。方木的头发看着细细的,软软的,却因为较短的缘故有些扎手,让秦明感受到一丝微妙的痒。

方木抬起手勾着秦明的脖子,学着对方的样子挑了一下眉:“秦科长,你的法律学的可没有我好。袭警?你这是在执行警务吗?”

“嗯……”秦明看着对方的眼睛,状似认真的思考了几秒,“的确是在执行警务。”

“非常,非常,私密的警务。”

方木从容大度地给予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秦大法医充分的配合和让步,他们总是对这种文字游戏乐此不疲,并视之为一种独特的情趣。方木歪了歪头,抿着嘴,微蹙着的眉略微耷拉下来,摆出一副认输的表情:“好吧,我承认我袭警,我有罪。”

他凑近秦明,感觉到彼此的呼吸都要纠缠在一起。距离不能更近了,稍微动一动,唇就要贴上。

“我认罪伏法,请秦警官,逮捕我吧。“

秦明伸手扯开了自己本就有些松动的领带,将它一下子从衬衫立领里抽了出来。

他捉住方木的手腕,修长灵活的手指翻飞,绑出一个漂亮的结。

他垂着眼帘,眸色深沉。


“如你所愿。”



我有罪。


END。


qwq我知道不该end……

对不起OOC大发了(血泪)

这篇写警服的文我在看剧照的时候就有脑洞了,是看完剧照的第一想法:法医是警察,我想袭警,判多少年,在线等,急。

一直没空写,写的实在不好。毕竟真的,我言语千万不如秦明放图一张啊(つД`)

以后有时间可能会改吧。我没有亵渎人民警察制服的意思,真的。

没想到在剧里能看到小秦的警服造型。看到警服的时候我在持续尖叫,差点被室友打飞233

最后两集各种槽点萌点爆满,不多说了我选择爆炸。

还有一些微妙的地方影响了我另一个的脑洞……不知道大家有什么看法一起交流下qwq?

额,还是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篇???(土下座)

评论(9)
热度(140)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