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衍生 | 秦明x方木】Hot Toddy | 短fin

Hot Toddy


*短篇。净瞎掰。小学生文笔唉。

*普通的原剧设定,没有案子。

*OOC是我的。欢迎捉虫。

*天气冷,来一杯小甜酒。

 

 

直到秦明放下酒杯的那一刻,方木才终于对秦明的酒量有了比较直观的认知。 

“……秦明?”

方木试探性地轻轻叫了秦明一声,清澈的眼睛里有一丝难以掩盖的惊讶。

而在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一丝惊讶就转变成了满满的笑意。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方木心想。

 

 

今天是周五,几人过了几天悠闲自在没有案件的日子。下班后大宝招呼着林涛秦明,拍着从隔壁市过来交流学习的方木的肩膀喊着一起去吃小龙虾。

林涛当然嚷嚷着说好啊好啊,还要打电话给他家宝宝,方木没什么事情要做,人也随和,轻声答应了一句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边收拾东西。

秦明却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作,他手上还捏着书页,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脸上依旧欠缺表情,只是在方木开始往门外走的时候抬起眼,在他们三人个的背影上停留了几秒。

“老秦别看了,下班啦,走走走。”打完电话的林涛催促道。

秦明端坐着保持十指交叉的姿势,还没来得及开口向几人细数小龙虾的几大缺点,就看到转过身来的方木看着他,幅度很小的歪了歪头,问道:“秦科长不去吗?”

秦明看了方木一眼,原本要说出口的“不去”两个字在喉咙里打道回府,他合上书,垂下眼睛没有看他们,说道:“我随后到。”

我是怕他找不到回去的路,最后还要我来接。秦明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依旧是路边有些吵闹的小饭店,老板娘热情地端上几盘色泽鲜艳的麻辣小龙虾和几听啤酒。

还有秦明要求的一杯白酒。

“来来来吃吃吃。”大宝把一次性手套分给林涛和方木,秦明则依旧面无表情地戴上手套,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掏出包装好的解剖刀,熟练的拆开,消毒,切开小龙虾,撬开虾壳,取出虾肉,放到盘里,一丝不苟,一气呵成。

林涛和大宝熟视无睹,看到方木有些惊讶的神色,大宝见怪不怪边吃边说:“方木你别理老秦,他这人就这样,奇葩。”

看到秦明飞给大宝一记眼刀,方木笑了笑:“这种吃法,倒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那倒是。”林涛接过话茬,喝了一口啤酒,冲方木问道:“对了,方木你来了快有一周多了吧,感觉咱们龙番这边怎么样?” 

方木停下手里剥虾壳的动作,脑海里飞速回放了最近几个案子的破案过程,想了想,说:“破案效率很高,工作协调得也很好。”他顿了顿,笑道:“而且林队你审犯人比邰伟强,他审讯的习惯不好。” 

“方木,我听说绿藤有个法医是个大美女啊?!”大宝一边换手套一边一脸八卦的笑。

“你说的是朴法医吧,”方木答道:“绿藤法医一直稀缺,有几位老法医也快退休了,以前经常借调法医过去办案。”他偏过头去看秦明,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他笑了一下:“秦科长去过吗?”

“嗯。”被点名的秦明收回目光点了点头,摘了橡胶手套,又抛出一句:“我上次过去他们还在现场吵架。”

大宝:“谁和谁啊吵架?”

“是邰伟和朴法医吧,他们总这样。”方木替秦明回答了这个问题。

大宝:“那他们为什么吵架?”

方木:“感情问题。”

“嚯~他们俩是一对?”大宝奇道。

林涛插了句话:“他们俩吵架我也见过,我觉得应该是‘曾经是一对’。” 

大宝:“哦?他们分手了?为什么?”

林涛又喝了口啤酒:“我怎么知道,可能就像老秦以前说的,同行结合的失败率是59%嘛,那结合不成功很正常啊。”

“还有41%。”秦明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噫! 

林涛:“你啥意思?”

“字面意思。”秦明斜了他们俩一眼,掏出随手携带的湿巾放在桌上,抽出一张擦了擦手,宣告自己进餐完毕:“我吃好了,我去结账。”

“跑得这么快,不会真有问题吧?”大宝嘟囔了一句,忽然想起方木借住在老秦家,她用手肘碰了碰方木:“诶方木,你不是住老秦家吗?他最近有什么异常的人际交往吗?”

“没有吧……”方木摇了摇头,想起这次过来龙番学习交流,按照计划他本来是要住在酒店的,只是他刚到公安厅,还没有被安排住所就碰上有案子,于是跟着秦明他们去了现场。后来回到局里,他根据现场基本状况得出的初步画像,与秦明之后通过解剖尸体发现的一些情况不谋而合,之后秦明以“方便分析案情和上班”为理由,主动邀请方木住进他的家。

和秦明同住后,方木发现秦明就是一个大写的表里如一的人,所以别说什么异常的人际交往了,秦大科长几乎是连基本的人际交流都欠奉的。

大宝还想接着问点什么,发现秦明貌似结账出来了,只好自动闭嘴。

“回去了。”秦明走到桌边,对方木说。方木也拿起外套站起身,同另外两人道了别,跟着秦明回警局取车。

 

回去的路上,秦明开着车,双手稳稳地握着方向盘。方木坐在副驾驶位上,他微微侧着头,眼睛的余光不时扫过秦明。

路边闪过的灯光或明亮或昏黄,映着秦明的轮廓时而清晰又时而模糊。

方木开始有些昏昏欲睡,等红灯时秦明开口问了一句:“你刚才喝了多少?”

方木想了想:“也就半瓶吧。”

“已经入秋了,冰啤只能偶尔喝,对胃不好。”

方木心想秦大法医还真是有把关心人的话语说得比啤酒还冰的本事,他眨了眨眼,一副十分听话的表情:“好的,其实不怎么冰的。”

秦明看了他一眼,低声“嗯”了一句,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不知为何觉得这表情非常受用。

真乖。

 

十几分钟两人便回到了家门口,秦明看了一眼时间,接近九点,他让方木回去先洗漱,自己去停车。

秦明洗完澡刚好九点半,他擦着有些滴水的头发从浴室走出,看见方木正盯着他书架上一瓶酒看。

秦明把毛巾挂回架子上,走到方木身边,取下那瓶酒。

一瓶苏格兰威士忌,43度的烈酒,他喝过一次,喝了三分之一杯。

“你会喝这么烈的酒?我还以为你滴酒不沾。”

秦明没有回答,他把酒放到茶几上,让坐在沙发上的方木从茶几下面拿出两个玻璃杯,然后他从冰箱里取出柠檬汁和蜂蜜,像配制实验溶液一样精巧又准确的把他们按比例兑在杯中,最后拌与适度的热水,递给方木,刚好三分之二杯。

方木接过杯子,热水穿透杯壁而来的温度刚好暖手而又不会烫。

他看着秦明给他自己倒了半杯酒,却什么也没有加。

 “苏格兰传统热饮法,威士忌酒谱中的一种,主流调配法多以苏格兰威士忌为基酒,调入柠檬汁、蜂蜜,可以驱寒,还可以治愈小感冒。”

 方木小声说完后捧着杯子喝了一口,闭上眼慢慢的咽下。它有点不像烈酒,融合了陈酿谷物的香气,又带着柠檬的酸和蜂蜜的甜,几乎是一杯特别的饮料;但它又确实还是烈酒,咽下它的瞬间那股极具攻击力的烈性顷刻爆发,像一道巨浪拍在喉咙上;而后它又安安静静地褪去了,只顺着食道留下暖人的热度。

 方木忍不住微笑起来,眼睛亮亮的,赞叹道:“真好喝。你竟然会调酒,还有什么东西是你不知道的吗?”

 “这个问句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秦明把玩着自己手中的半杯酒,让它略微倾斜又复归平稳。他偏头看了看动作和笑容都有些孩子气的方木,跟着对方小口吞咽的动作缓慢地喝着自己杯中凉凉的酒液,眼神里也不禁带了点难得的笑意。

 两人坐在沙发上,挨得不远不近,一同做着差不多的动作,没有说话,连沉默都透着一股默契。

 没一会儿,方木喝完了杯中的酒,起身去厨房把杯子洗干净,坐回原位后发现秦明也喝完了,但他却将杯子拿在手中,垂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方木有些疑惑,他刚想说话,秦明就稳稳地把酒杯放在了茶几上。

 下一秒,他看到秦明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冲他笑了。

 

方木一下子愣住了。

 

在算不上明亮的灯光里,那纯粹的笑意像渲染一般从秦明的嘴角蔓延到他的眉眼,如同冰封的溪水缓慢地融化,开始变成涓涓的细流。

他带着笑的眼睛,明亮得像钻出了层云的月亮,又深沉得像跌进了星辰的湖面。

 “……秦明?”

 方木试探性地叫了秦明一声,清澈的眼睛里有一丝没有褪去的惊讶。

当他反应过来,惊讶就转变成了笑意。


“秦明。”

 “你是不是喝醉了。”

 

即使喝醉了秦明也还是秦明,他仍旧不说话,很安静,只是无声地看着方木笑,目光好似有附着力地黏在了边上这个总有些忧郁的青年身上。

 方木也看着秦明,他几乎忍不住和秦明一起笑了。他觉得自己被一种陌生的情感包围了,这种情感来自于秦明用眼神传递给他的情绪,它像温和的海水包裹着方木让他沉浮,却又令他感到疑惑。

 他正思考着这些感觉究竟从何而来,却没发现沉默着的秦明又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


 秦明伸手,把他抱住了。

 

青年诧异极了,他睁大眼睛,脊背都有些发僵,手也不知该往哪里放。

 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有哪里不对。

 但他没有推开秦明。他不想推开秦明。

 他被秦明抱在怀里,秦明比他高一些,他能感觉到秦明正略低着头,将瘦削的脸颊挨在他的脖颈边,温热的呼吸和律动的心跳透过睡衣,像轻柔的浪潮涌在他的肩膀和胸口;那双属于法医的灵巧又平稳的手环抱着他,一只手圈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摁在他的肩胛骨上,轻轻的拍着,如同煽动的蝶翼。

 像是抚慰,又似缠绵。

 方木觉得自己好像也醉了,他慢慢的放松下来,迟疑了片刻,随后坚定地抬起手臂,把秦明一个人的拥抱变成了两个人的相拥。 

那一刻,相拥的是两具身体,是一对沉默的知己,更是两个极其相似的,孤独又温柔的灵魂。

 “秦明。”

 “方木。”

他听见彼此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收紧了怀抱。

呼吸震颤,心跳搏动,灵魂共鸣。

 

方木好像知道那来自秦明的陌生情感是什么了。

原来是你。 

原来世界上有你,让我觉得漂泊也可以。

因为不管物换星移亦还是翻山越岭,我命中注定会遇见你,遇见从未遇见过我的你。

 

 

第二天周六,天光大亮,秦明睁开眼,发现自己盖着被子躺在床上,比平时醒来的时间晚了半小时。

他爬起来,有条不紊地洗漱换衣服。

他一边穿衬衣打领带一边对昨晚发生的事进行系统性的总结:

 三分之一杯威士忌可以喝。

 我只能喝半杯。

 我喝醉酒脑子也不会断片。

 方木……

 秦明还没有来得及在脑海里给昨晚自己和方木的行为定性,就看到脑内的另一个主角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方木捧着一杯牛奶和咖啡,对他说:“早上好。”

 “早。”秦明点点头,走上前接过方木手里的陶瓷杯,放到了餐桌上。

 “秦明,”方木回过头看着秦明,喊他的名字。

 方木笑了笑,唇红齿白,有些招人。

 “我好像知道了你一个秘密。”

秦明闻言挑眉,他望进青年的眼睛,伸出食指轻点在对方藏着狡黠笑意的嘴角。

“我知道你知道。”

 

“我喜欢你。”

 

Hot Toddy。

END。

 

啊写完了_(:з」∠)_大半夜写这个写的太矫情了太矫情了!!!!

写的肚子都饿了呜_(:з」∠)_

希望大家喜欢,能和你们萌一个CP太好了,哪怕自割腿肉也要笔芯芯❤


评论(14)
热度(225)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