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爱情?每个人对会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答案。 
它是一种情感,是多巴胺分泌带来的刺激,还可能是各种玄乎的不可言传的感觉。 
 
“你们之间是朋友吗?” 
过了,不只是朋友。 
”是亲人吗?” 
又不像,我们都有独自面对的,不想让对方承受的事。 
 
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如果你问我,我们之间是爱情吗? 
我会说,也许不是吧。 

但你问,我们之间是爱吗? 

我会说,嗯,我爱他。

我梦到了西藏的喇嘛庙,那梦中飘着的缎带,梦到了所有的一切,我的归属,我的此生所属。 

我梦见我和年少...

【瓶邪】 Kiss cam

*捅破窗户纸的故事

*反正是很OOC很幼稚的一发完了啦

*跑题+乱写


可联动三叔之前的微信段子:浴室里的男人们观看


 ——————

我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出来,闷油瓶正坐在沙发,盯着电视发呆。

我揉完眼睛揉脖子,今天的午觉质量竟然还行,就是好像睡得有点久。外头天气有些阴,一时也看不出时间。

我坐到沙发的另一端,摸口袋没找着手机,随口问闷油瓶:“小哥,几点了?”

闷油瓶摁亮手机,递到我面前,我一瞅,居然已经五点多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看着闷油瓶:“今天我做饭,胖子也不在,咱们吃面行吗?”

闷油瓶对吃的从来没有什么要求,我们日常的询问基本就是...

【瓶邪】软

见三叔早年访谈,脑子刹不住,摸个段子,OOC什么的对不住了

日常放飞,思维跳跃。部分语句摘自原文,大家应该看得出,我就不标了。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听见浴室的门开了,抬眼一看,闷油瓶已经洗好澡出来了。

我往边上挪了挪,让了位置给他。他擦着头发,挨着我坐下,凑过来看我的朋友圈。

他出来了我就不想看手机了,我把手机塞给他,接过他手里的毛巾,跪在沙发上换了个合适的姿势帮他擦头发。

闷油瓶洗头发一般都比较随意,不怎么擦干,他的头发其实有点长了,洗了之后会贴在脖子上,所以每次背心都会被头发上淌下来的水弄湿一小块。他倒是不太介意,...

你所爱却不受你支配的东西,到头来只会成为你的软肋

【瞑目】人往

2017江苏省高考作文题:车有各种类型,车来车往,车传递着真情,承载着时代的变迁,折射人世的变化,道出人生的哲理。800字。

关键词:车。


交卷。


“非法使用警械,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

身处劣势,言之凿凿。

“嗯。”

坦白承认,死不悔改。


方木动了动手腕,金属碰撞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几声响。他叹了口气,无奈至极。秦明把他的衬衫解了,但又因为他的双手被手铐拷住了的缘故,衣服无法脱下,只能扒掉一半挂在手臂上。

他的手腕被迫靠在一起,挤压在两具身体之间。方木跨坐在秦明身上,被秦明压住了蝴蝶骨和腰心。法医带着薄茧的手漫...

叶修,生日快乐。第三年给你过生日啦。

虽然你现在才二十岁,还不到婚龄,但请务必跟我结婚(你)

你要少抽烟,要注意身体。

我喜欢你,一如既往地。

【代舞】声色

*摸个段子,可能会被屏。

没被屏耶~!


赤色的日光快要从远山尽头缓缓熄灭了。


眼前的黑是一片的,像升到高空的云雾,镶着金色的细线,是残阳从黑色的边缘挣扎着透进来。陈舞蹈试探性地伸出手,碰到了张代表的头发,后者正埋头在他的肩上,慢慢地落下湿漉漉的牙印。

代表今天的领带原来不是纯黑的,陈舞蹈想着。领带束缚了他的眼睛,虽然绑得不紧不松,但挨得太近了,他还是无法看清这个暗纹是什么,不过能肯定的是,这花纹一定和代表本人一样骚包。

他半睁着眼,长睫从柔滑的布料上划过。

肩膀疼,腿根疼,哪里都疼,又疼又燥。

张代表埋在他身体里,没有动,可陈舞...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瞑目】叫哥哥(年下/PWP/一发完)

又名:恶趣味的产生契机和养成过程、论称呼在情事方面的重要性等

预警:

年下/PWP/OOC/私设

唉写不下去了,破罐子破摔,有BUG无视吧

————————

方木看着自己身上的秦明,喉结不安地动了几下。

屋内唯一的光源来自秦明身后算不得明亮的台灯,方木被秦明的影子完完全全地笼罩了,这使得他看不太清周围的环境,只能盯着秦明的眼睛,默不作声地和他对视。

秦明没有动作,也不开口,只安静地将双手撑在方木脑袋边上,目光在他的脸上一寸一寸地逡巡。

方木紧张到咽口水,他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正慢慢从秦明身上漫开,动物避害的本能驱使他进行躲避,然而带给他危险感觉的人就在他身上,轻而易举地禁锢了自...

【逸真】幸(一发完)

突发脑洞,想哪写哪,流水账大纲文,HE


——————————

01

礼堂里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羽还真站在厚重的幕布后面,不安地正了正领结。

多年没有回到这所熟悉的校园,纵然羽还真早已不是那个懵懂怯弱的少年,但要他站在很多人面前演讲,他还是不由得有些紧张。

他已经毕业好些年,正值母校百年诞辰,他便作为嘉宾被邀请回校参加校庆。

主持人已经在台前念出了羽还真的名字,一时间掌声雷动。羽还真作为科学家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里,他醉心于科学研究,深居简出,所以他的这些师弟师妹们都对这位厉害的师兄十分好奇。

羽还真走出幕布,接过主持人递给他的麦克风,走到台前站直。灯光打在...

1 / 3

© 风轻柳薄 | Powered by LOFTER